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找回密码

黑产交易网

 只要您有含金量的程序数据 ! 我们免费和您置换 !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53|回复: 0

花蝶谷之五陈智被二胡老头所杀_0

[复制链接]

17

主题

17

帖子

1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7

发表于 2018-10-16 00:00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
   
    花蝶谷之五陈智被二胡老头所杀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姜雯娟至哪天在街上教训了陈智一顿后,走到每个街道每处,都受镇上百姓称赞与爱戴,高兴得合不拢那张薄唇欲动的小嘴。她只顾高兴在热情拥戴中,却忽略了自身安全警惕性。无论她走到哪里,陈智派的人形影不离紧盯到哪里,似如幽灵般死死缠着人魂不放。
    她又在柳林镇上待了三天,心中的气也散了,今天本打算回家见爹娘,可一逛一悠的,天又渐渐随着夕阳走向黑暗,街上的行人越来越稀少。百姓都各自回到家中,享受家的温馨与快乐。
    姜雯娟也找了家客栈投宿,进去客栈一看,里面空无一人,她问道:“有人在吗 ?”
    店小二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,慌忙从内屋跑出来道:“姑娘你要住店吗?”
    “是的,你们这儿还有没有上等的好房?”
    “有有,本客栈什么档次的客房都有。姑娘你请跟我来。”
    姜雯娟跟着店小二来到了楼上,拐了一个墙壁弯,小二推开一间东厢房房门道:“这就是本客栈最好的上等房,看看是否令你满意。”
    “嗯。”她进去上下打亮一翻,然后走到窗边,双手轻轻推开关着的窗扇,一片碧波荡漾景色呈现在她面前。迎面吹来的风,带着几分泥土芬芳。她转身满意地对店小二说道:“行,我就定下这间吧。”便从身上取出一锭白花花银子递给小二。
    小二拿着银子乐不思蜀道:“姑娘你住十天八天也要不了这么多的银子啊 。”
    “你给我上几个小菜与一碗饭来,剩下的银子全归你了。”
    “好喽,你稍等片刻。我就去把菜饭给你送来。”
    “嗯”
    小二高兴退出到了门外,随手把门关上。
    现在只剩下姜雯娟一个人在屋内清闲得不知所措,她来回在走了几步,然后躺到了床休息。或许是今天逛了一天累了吧,很快便昏昏迷迷进入半梦半醒状态中。屋内静得只听到她呼吸声音,连风此时都为她停止了移动,花为她散播蕊蕊清香,树叶也为她留住片片绿色。
    过了半个时辰,店小二端着饭菜到门外“咚咚”敲起几下门道:“姑娘,你要的饭菜我给你端来了。”
    姜雯娟昏昏迷迷听到有人敲门说话,当她起来坐在床沿时又没声了。
    这时小二又叫道:“姑娘,你在吗?你要的饭菜我给你端来了。”
    仔细一听是小二的声音,她才走过去开门道:“进来吧,把饭菜都放在桌上。”
    “哎”小二按照吩咐把手中端着的饭菜放到了桌上,礼貌说道:“姑娘你请慢用。如有需要随时叫我。”
    “好”
    “没事我先告退下了。”小二退到了门外把门关好便乐滋滋的离去。
    姜雯娟一个人坐在桌旁吃起了可口的饭菜,虽然此时身边缺少亲朋陪伴,但她仍吃得兢兢有味的。就在她伸筷子去夹盘中以块脆鱼片时,筷子停顿在了盘子中央,因为她突然回忆起,在家与爹娘一快吃饭融景。当时自己也是这样把脆鱼片,拣到爹娘碗中的, “爹,这大块是你的。娘,你也有一大块。”
    姜掌门,看着女儿如此这般孝顺,面露微笑道:“你有这样孝心,爹很欣慰,没有白养你。这块脆鱼片还是给你吃吧,多补补身体。”
    姜文娟嘟咙着嘴道:“爹,你既然知道是女儿一份孝心,都放在碗中那么久了,你还退还来给人家。”
    “好好,我把它吃了,不还,还不行吗。”
    “这才是我 最最最敬重,最最最疼爱的好父亲。”
    “哈哈,我有那么多罪吗?”
    “有啊,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,最慈祥的人,总之最最最好的人了。”
    “听你这么一说,爹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好。”
    “哪是,爹不好谁好啊。“
    姜文娟的娘,看着妇女俩你夸我一句,我夸你一句的,便说道:“好了,你们父女俩别你一句我一句的了,再不停止说话,菜都凉了。有什么话,等把饭吃完,再说也来得及。来,娟儿,你也吃一块脆鱼片。”
    “谢谢娘”
    回想着与父母种种融洽浮出心间, 因一件小事负气离家而走,实在太对不起父母了。她放下手中的碗筷,走到窗边,看到窗外已是漆黑一片,夜幕留住她今晚回家的脚步,却留不住白癜风初期治疗方式她思家的激情,她想家想父母,更想园中亲手栽的那棵桂花,在家每晚都能闻着它的香味入睡,现在只能孤寂暗思了。
    就在她心身困乏,关窗休息杀那间,看见两个人鬼鬼祟祟盯着她看,以为是路过,不经意的看了她一眼,她便没多在意两人。
    陈智派来监视的人,两个时辰一换,眼不眨死死盯着客栈进出的人,一有姜雯娟出客栈身影便立刻回青龙派禀报给陈智。现在看到被盯梢的人屋内,蜡烛已灭,人已睡,他们也可以放松了警惕,稍微休息一下。
    当然盯梢的人回来禀报陈智,就必须经过莫云刚。半晚,莫云刚来陈智屋内道:“陈公子,属下已想好了,怎样让陆大侠出面帮助我们对付那个丫头的计策了。”
    陈智听有了对付姜雯娟的计策,着急问道:“什么计策快快说来。”
    莫云刚上前耳语几句。陈智面露笑容点点头道:“好,就照你说的办,你现在就去把陆大侠给我请过来。”|
    “是”
    莫云刚走后,陈智一个人又悲又喜,悲的是,前日在柳林镇街上姜雯娟让他颜面尽失,还把他的左手给扎伤,这让爱面子的他,那日被姜雯娟当着众百姓面教训一顿后,就很少在柳林镇上抛头路面了。喜的是,让陆海霸出面把姜雯娟擒获回来当夫人。
    莫云刚来到陆海霸门前,伸手敲了几下门,“陆大侠,陆大侠,在吗?”
    陆海霸在里面应声道:“是谁啊?”
    “是我,莫云刚。”
    陆海霸开门问道:“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何事?”
    “坚持治疗 你我携手共战白癜风不是我找你,是陈公子找你,他叫我来请你过去。”
    “什么事?”
    “我也不知道,你过去就清楚了。”
    “哪,好吧,走。”
    “陆大侠请”
    “嗯”来到陈智屋内,看到陈智膀子受伤,坐着在椅子上,陆海霸便问道:“陈公子,你的手是怎么回事?谁人把你伤成这样?”
    按照事先莫云刚与陈智交好的底,陆海霸到之后,一切全由莫云刚话说,只要陈智稍加批配合便可。陈智完全答应了莫云刚的要求。
    陈智没有做出回答,莫云刚抢着回答道:“陆大侠有所不知,前天柳林镇上来了一个不速之客,一到柳林镇发疯莫名殴打镇上的百姓,陈公子为了帮百姓讨回公道,就与其动了手。那知此人虽是个女子,武功却相当了的得,特别她那手飞镖绝技,简直让人胆怯。这不,陈公子的手膀子,就是被她的飞镖所伤,幸好没伤到要命之处,不然我的脑袋早被陈老爷给拧了。”
    陈智冷冷说一句道:“是啊,莫云刚虽是个下人,却对我象兄弟一样,这次要不是他以命相护,我早已没命了,现在陆大侠见到可能已经是一惧不能动的尸体了。
    陆海霸手“啪”的重重敲在椅柄上,怒火道:“简直岂有此理,目中无人,我看她飞镖有多厉害,明天找她算账去,为陈公子抱这一镖之仇,也替柳林镇的百姓出出这口恶气。”
    陈智道:“就等陆白白人论坛解析影响治疗的因素大侠这句话了。”
    莫云刚看陆海霸愤怒了,已经达到预先的效果,乘胜追击道:“你不知道陆大侠,我也受了那丫头的羞辱,我打不过她,就抱你的大名。那知她不但不知道,还张口就骂你什么。。。。什么人啊,简直就是一个无名小卒,根本不陪在她面前提起你,还有一些话语更不堪入耳哦。”
    莫云刚这么一添盐加醋的说,陆海霸更加气愤不以,站起来,走来走去坐落不安,一把揪住莫云刚的衣领问道:“那个丫头骗子现在在何处?我这就去找她算账,要她活不过今天晚上。”
    莫云刚举起双手,身子有些抖缩,一脸恐惧相道:“陆大侠饶命,是那个丫头骂你,不是我,你就放开我吧。”
    “哼,快带我去找那个丫头骗子。”
    “别激动,明天我带你去找行吗?”
    “不行,就现在去找,今个晚上要非宰了她不可。”
    陈智在一旁看陆海霸已经动起真格的脾气,如果莫云刚带去找,那小美人不就完了吗,他想想说道:“哎,陆大侠你别激动,她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,量她也飞不出柳林镇半步,有的是机会让你取她的性命,何必急于这一时呢。”
    陈智一席话,才使陆海霸渐渐松开揪住莫云刚的衣领,道:“那好,就让她多活一阵子。”
    “行,事情就这样定了,有必要时我差人去告诉你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    “那陈公子你也早点休息,我先告辞了。”
    “陆大侠慢走。”
    莫云刚脸上,故装作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,显得很惧怕陆海霸的样子,实际心里不知有多高兴。他躬着腰杆为陆海霸开门道:“陆大侠您慢走。”
    陆海霸走后,莫云刚乐呵呵的对陈智说道:“公子,事情成了,这下你可以放心了,等把那个小丫头抢回来,你就可以天天享乐了,嘿嘿。”
    陈智道:“这事你办的不错,我靠赏你一百两银子。”
    “谢谢,公子。”
    “下去吧,我要休息了。”
    “是”莫云刚拿着一百两沉甸甸的银子,美滋滋回到了自己的居所。他高兴得翻来覆去睡不着,起来穿整衣裤,拿着一百两银子,匆忙离开青龙派,来到柳林镇上找青楼女子取乐。一进怡红院,高声嚷道:“把你们这最好的姑娘,怡花给我叫出来,今晚上,大爷我心情好,想找怡花谈谈心。”
    店老板娘知道他是青龙派下人,也是陈智面前的红人,便慌慌张张上前说道:“哎哟,我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莫大爷啊,今个怎么这么晚才来哪?今晚上怡红院好的姑娘都被几个有钱的大爷给包了。”
    “那怡花现在在何处?叫她来伺候我。”
    “怡花被一个大爷出一百两银子给包了,现在正在楼上伺候着那位大爷呢。整个怡红院,只剩下我身后这几个姑娘了,要是莫大爷您不嫌弃,我就让她们都陪您。”
    莫云刚看看那几位姑娘,一个个其貌不扬,看着都想吐,别说与她们把酒饮欢了,这些和怡花相比简直不可比喻。他不知往那里来的火气,一抬手,把手中茶杯哐啷啷摔碎在地上道:“今个大爷我就要怡花陪,把她给我叫出来,要是不把她叫出来,大爷我回去青龙派叫人来,把你这怡红院给拆了。”
    老板娘一听,莫云刚要叫人来拆怡红院,吓得她抖缩求情说道:“莫大爷您就行行好,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,我们也是为了生活,才。。。才。。。。”
    “我呸,你为了生活,老子为了乐子,今个要是不把怡叫来陪老子,老子让你们统统明个上街要饭去。”
    “这。。。这。。。”
    “还不去,你在墨迹啥?”
    “好好,我这就去叫怡花来陪你。”老板娘一边朝楼上走,一边嘀咕着骂莫云刚,“你这不得好死的,你早不来,晚不来,偏偏这个时候来。要是把老娘一百两银子弄没了,老娘给你拼命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毒刀99黑产交易网 ( 沪ICP备10203489号-19

GMT+8, 2019-3-23 03:14 , Processed in 0.11307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   Copyright © 黑产交易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